志鲲

算是会拍照的吧
伪摄影|真摄情

我原来是个相声演员,后来被生活逼成了个诗人。

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
热势渐退,还我寂寞的将康
像是有人在那海平线上走过
只剩海平线,夕阳的雾朦了
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最美
再美,我就病重,就难痊愈

躺在医院里随手修一张
那远隔山海的问候

誰沒有一些
刻骨銘心事
誰人負你
負我多

十年之约

樱桃不是小清新:

厌倦了去注视那些窥伺着我的,难以捉摸的眼睛。
回过头张开双唇调整呼吸,惘如梦游般游弋。
我心不在焉,无所谓,近乎天真的让人们随意利用我的形象。
感谢摄影师柒夜